SW音樂治療對亞健康人群及高血壓患者的應用效果分析

posted in: 参考资料 0

《中國醫學裝備》 2014年12期 李曄  吳慎  陳春玲  張松倫  李桂英  高琦 【摘要】:目的:觀察吳慎音樂(SW音樂)對亞健康人群及高血壓患者乾預治療的效果,評價SW音樂理療過程中人體生理血壓、心律的變化,以及身體主觀性不適症狀的改變。方法:選擇30例亞健康者,其中有早中期原發性高血壓病患者6例,依據SW音樂制定的預期方案進行治療。結果:1音樂治療對高血壓病患者有即時降壓作用;2音樂治療能影響高血壓病患者的心律、呼吸和血壓;3對亞健康症狀的改善明顯,取得滿意治療結果。結論:亞健康人群及高血壓患者聽SW音樂對治療高血壓病及預防亞健康有一定的價值,值得進一步研究。 【作者單位】: 北京恒和中西醫結合醫院婦產科;中國醫學裝備協會音樂醫學與技術裝備分會;北京自然創新醫學科技發展中心;北京佰瑞福世聯國際中醫藥研究中心; 【關鍵詞】: SW音樂 血壓 亞健康 原發性高血壓病

五音歌

posted in: 参考资料 0

五音如何治五臟(吳慎描述) 世界上醫學家和科學家們研究證明,音樂對人體的生命有著健康作用,他能促進內分泌系統釋放出多種生理活性物質,音樂能調理人體內部結構的陰陽平衡,增進新陳代謝,音樂還能提高大腦皮層的興奮性,使皮層下種屬植物神經產生出相應的運動,穩定情緒,消除心理緊張和壓力,它可協調全身各系統的功能,使人恢復疲勞、充沛精力,並且加強人體的免疫力,養身醫療音樂是根據五音引導的原理,調動五音來治愈五臟,這古代的醫療方,五音即宮、商、角、徵、羽,以達到以樂代藥,五音治五臟的目的。 “宮” 類導引音樂,主要以宮音為主音的宮調式的音樂,宮屬土,表現土音有如下樂器,古塤、笙和竽、葫蘆絲類同為土音樂器,土音奏出的聲波能量可通過人體表皮、穴位,入其脾經與胃經,土音與脾胃相同,其性中和,脾藏意在志為思,且有深靜、典雅、莊重等情緒上的特點,其聲極大,極下,極拙,兼又增補脾胃,對脾胃不適及慢性胃病及慢性腸炎、便秘、貧血、頭暈有著療效。 “商”類引導音樂,主要指以商音為主音的商調式音樂,商屬金,表現金音的有如下樂器:古編鐘、石磬、鑼、叉等同為金音樂器,金音奏出的聲波能量可通過人體表皮穴位入其肺經與大腸經,金音與肺、大腸相通,其性清肅。肺藏魄,主治通調水道。在志為悲,具有高亢、優美以及情緒悲傷的特點。它的潔澈、肅靜感,可以改善呼吸節律,強化肺功能與增大肺活量,對肺氣腫、哮喘、肺炎、肺結核、盜汗、牙痛、頭痛、痢疾、呼吸系統等疾病有療效。 “角”類導引音樂,主要指以角音為主音的角調式音樂。角屬木,表現木音的有如下樂器:洞簫、竹笛、木魚等同為木音,木音奏出的聲波能量可通過人體表皮穴位入肝經與膽經,木音與肝膽相通,其性條暢,肝藏魂,主疏泄在志為怒,具有柔和、舒暢的特色。可強化肝臟功能,對各類肝病、膽囊炎、膽結石、肝腹水、貧血、膽類疾病有效。 “徵”類導引音樂,主要指以徵音為主音的徵調式音樂。徵屬火,表現火音的有如下樂器:古琴、箏、琵琶、二胡、小提琴、吉他等凡是絲弦類同為火音,火音奏出的聲波能量可通過人體表皮穴位入其心經與小腸經,火音與心、小腸相通,其性發揚。心藏神,主神明,在志為喜,具有強烈、興奮、活潑等特色。有促進人體新陳代謝的功能,對心髒病、高血壓、心律不整、精神病、神經衰弱有效。 “羽”類導引音樂,主要指以羽音為主音的羽調式音樂,羽屬水,表現水音的有如下樂器:各式皮革鼓類同為水音,水音奏出的聲波能量可通過人體表皮穴位入其腎經與膀胱經,與腎,膀胱相通,其性奔放、流暢。腎藏志,主生長發育,在志為恐,具有開闊、奔放、哀怨等特色,其聲極短極高極清,兼自補腎益精、堅骨生髓之功效,令人精神健旺,思路敏捷,聽覺聰敏,記憶力加以增強,對耳鳴、腎虛、糖尿病、高血壓、腎炎、泌尿系統疾病有效。 根據「黃帝內經」所述,天有五音︰宮商角徵羽;地有五行︰金木水火土;人有五臟︰心肝脾肺腎。五臟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腎藏志。吳慎認為,五音與五臟相應,是音樂治療疾病的重要原理。吳慎強調,人是萬物之靈,音是萬物之情。人和物都離不開音,音樂與天地相通。他指出,音樂是調和性情不可缺少的。鼓的聲​​音,異常高亢;鐘的聲音,充實有力;磬的聲音,清脆明亮;竽、笙的聲音,肅靜緩和;管的聲音,激昂、粗獷;瑟的聲音,輕快、溫良;琴的聲音,溫柔、優美……在諸多樂器中,鼓如同天,磬如同水。他把這些音樂應用到養生治療與健康長壽領域,取得令人信服的效果,為作為「另類醫療」方式之一的養生醫療音樂療法打入西方的醫療體系,做出了開拓性的嘗試和努力。養生醫療音樂科學的採用適宜的音頻音調音律來調動調節人體內的陰陽,使體內產生同頻共振的變化,以調動、協調人的氣血平衡,增強人體的免疫力,進而增進臟腑各器官的功能,從而達到消除、減緩或預防疾病的目的。我們的目的是找出一條通往健康長壽的康樂大道。 五音朗誦 聞其角聲,使人惻隱而仁愛,聞其徵聲,使人樂善而好施,聞其宮聲,使人溫良而寬大,聞其啇聲,使人方廉而好義,聞其羽聲,使人恭儉而好禮。 (重複朗讀一遍) 歌曲目錄: 角徵宮商羽 我們將五聲對五臟的聲波震盪自然療法傳授給你們,希望大家可以在五音歌,五聲歌唱跟讀的作用裡面,找回你的青春,找回你的健康。 角———、徵———、宮———、商———、羽—– —- (重複三遍) 五音歌 (雙聲重唱版) 五音歌 (獨唱版) 如欲購買五音歌CD,請訪問五音歌產品頁面。

高層養生與學醫須慎選精醫大夫和良師

posted in: 参考资料 0

中國古代稱真正的醫師為「大夫」。 「夫」字,根據文字相形我們認為:古代聖賢、朝政大臣、高明醫師或具有學識的人物,方可稱為「大夫」與「夫子」,他們頭上都有一頂朝天並高於頭髮的帽子,一是表明他們有極淵博的學識;二是代表在當時社會的顯赫的地位。大夫的「夫」字,是由「天」字露出頭演變而來,也可講解為有天才能力的醫師與大夫,不管遇到多麼複雜的疾病,可以排除千難萬險,多次突破天難來解救人的生命,這才是頂天立地和名副其實的大夫。古代著名醫師們,包括皇帝的御醫「太醫丞」在內,對醫治權貴人物有「四難醫」的論述。東漢時–漢和帝封醫術精良的郭玉為「太醫丞」,郭玉講:「貴人有「四難醫」一是往往自以為是、自作主張,不聽從醫生的治療意見;二是常常不愛護自己身體;三是體質不強,不能接受有些藥物治療;四是好逸惡勞。 」而這「四難醫」交給我們醫治後,卻能迎刃而解使病情好轉。西方醫生束手無策的腎壞死、癌症腫瘤、肝硬化以及無法檢查出的疑難雜症,我們照樣可以醫治和延長生命。 幾千年前東漢的華佗,首創將頭臚打開,取出腦瘤,被史學家譽為「古代神醫」。可是,律動音療手術刀,就可幫助人們提升自身免疫功能與平衡交感神經,律動音療將免疫細胞增強,強盛的細胞可以吃掉壞的細胞,強盛的免疫細胞越多,越加吞嚼壞細胞與腫瘤細胞,律動音樂會將腹內的細胞垃圾清楚,這就是生命之樂律動醫學,繼承和發展了中國的神奇的醫療法。為什麼美國頂尖知名醫師和多位醫學權威甚至於御醫前來登門求醫治療、更有專家學者、國際執行大法官、世界級的影視巨星、名模、球星、侯爵高官、將領、司令官、武術高手、牧師、活佛、著名氣功大師及海內外的萬貫富紳也來登門求救醫治呢?那是因為科學的數據證實了我們中華傳統醫學博大精深和醫療實力,從技術方面超越了古代與現今最高的醫術;它無痛、無傷害、無任何後遺症,它是世界上最安全,對人類醫療貢獻最大的最佳的醫療方法;雖然在多元的競爭中,在充滿歧視、敵對、挑戰、甚至污辱漫罵的艱難環境中,我們也能使世上「四難醫﹂的權貴者的生命得以轉危為安。我們拯救每一條生命的事實與奇效,都是在運用祖先八千年的神奇的文化及高智慧能力,是現代科學仍然無法解釋的。任何掌握單一科學知識的人們,永遠無法理解這整體醫療與養生的大學問,所以人們不得不刮目相看。

聲波醫療的現代科學原理

posted in: 参考资料 0

音樂聲波能是古人用在醫療健康長壽之中的重要法寶,德國科學家實驗發現,經過處理的某些聲音可以讓癌細胞的生長得到減緩。現代科學認為,音樂之所以能治病,在於人體是由許多有規律的振動系統構成。 聲能音樂治療癌症的科學驗證 關於音響與聲波能有殺死癌細胞的特殊功效,(轉摘《美國文摘2000年第二期37頁第二自然段裡》這一點從最近德國出版的《醫師報》的一則報導中已經得到證實。據該報報導,德國科學家實驗發現,經過處理的某些聲音可以讓癌細胞的生長得到減緩,該項研究由德國佛萊堡醫學院腫瘤科以及海德堡德國音樂療法研究中心合作進行。研究人員將實驗室培育的肺癌細胞,暴露在微型揚聲器發出的規律聲音下,結果發現癌細胞的生長速度,比在正常環境下慢了百分之二十。 海德堡德國音樂療法研究中心主任博來教授說,研究人員還發現,能夠抑制癌細胞生長速度的,並非一般的音樂,而是有一定音色、音量、速度和時間間隔的聲音,這一發現爲音樂治療癌症提供了絕對權威的有說服力的驗證。目前德國科學家正考慮進行大規模的實驗研究,以聲音剌激法來抑制腫瘤生長。從這則報告,反觀我從上古智慧中研製的《理療養生音樂(藥)》,可以看到有許多特點不謀而合。這套音樂,與心跳的頻率基本一致,通過不同樂器不斷變化的音量、音質和音色,有些聲音甚至非常奇異,還有加上一些接近大自然中的背景聲,如海浪、溪流、雨聲、鳥嗚、溫泉水等聲音,因此在臨床實證報告上,對晚期癌症止痛有著較高的醫療作用,還可達到強身健體、增強免疫力、延長生命的效果。 音療聲頻影響神經系統,調節身心增強免疫 現代科學認為,音樂之所以能治病,在於人體是由許多有規律的振動系統構成。大腦的電波運動、心臟搏動、肺的收縮、腸胃的蠕動和自律神經活動都有一定的節奏。當一定頻率的音樂節奏與人體內部各器官的振動節奏相一致時,就能使軀體發生共振,產生心理快感。人的感受最適宜的節奏是每分鐘七十~九十次,這正與心臟的頻率相接近。當人生病時,體內節奏處於異常狀態,選擇相應的樂曲,藉音樂產生的和諧音頻,可使人體的各種振頻活動更加協調,從而有益於患者恢復健康。一位科學家的生活體驗,證明了這一點。有一段時間,這位科學家下班回到家時,總有一種緊張和煩躁感。 在某一天晚上,她偶爾聽了女兒快節奏感的迪斯科音樂,覺得這和自己的情緒有點相似,情緒得到放鬆。這位科學家在無意間,找到了適合自己的音樂療法。 首先用與自己當時情緒相配的音樂類型,然後逐步地改變音樂,使其反映出自己所要獲取的某種情緒。 研究發現,音樂是不同的七個音階形成的組合,但保持聲波在35分貝左右有規律的振盪,由此産生的一種能量,傳入人體後,使細胞發生和諧的同步共振,可對細胞産生一種微妙的按摩作用。音樂能調解人體的內部環境,促進內分泌系統釋放出多種生理活性物質,增進新陳代謝。音樂還可以提高大腦皮層的興奮性,使皮層下中樞植物神經産生相應運動,穩定情緒,消除心裡緊張狀態,協調全身各系統的功能,從而使人消除疲勞、充沛精力,並且加強人體的免疫能力。 音樂是生命的潤滑劑 樂可比作是生活的潤滑劑,它雖然只有七個音符,卻可以奏出動人的樂章,產生奇妙的效應。 臨床醫生們發現,高血壓的人聽小提琴樂曲,血壓就可以降下來;孕婦分娩時欣賞優美悅耳的樂曲,可以減少其疼痛;矯正口吃(結巴)用唱歌的形式來矯正,效果就突出得多;精神病患者,聽到一段美妙的歌聲,精神病會得到緩解……。 越來越多的學科都與音樂療法結合起來,產生了奇特的效果,它真的成了生活中的潤滑劑。現代生活日趨緊張,而緊張便會導致身心疾病的發生。 醫學專家們指出,繁忙的現代人,如果能對音樂有選擇地加以欣賞,或者自己放開歌喉,引吭高歌,不僅可以得到美的享受,而且還有一定的醫療作用,能有效地緩解機體的緊張狀態,提高適應環境的能力,有利於健康,有利於延年益壽。 聲波與音頻對人體聽覺神經的作用 我們時常碰到雷、電、光、氣等自然界的能源,但聲音對於我們大多數人來說仍是一個謎。我們只了解聲音的一般知識。諸如聲音傳播比光慢,聲音碰到的障礙物時會反射,符合醫學研究論證明聲音太響對耳朵有損害,是極其不衛生的。但是如果要真正說出聲音到底是什麽概念,和它又是如何産生的?有可能你會發現究其根源和其中之道理了解不是甚多。 許多人不認爲聲音與聲波是一種強大的能源和能量,其實是的。如果你的鄰居調大他的音響超過八十分貝以上的話,不單只影響你休息,而且嚴重的影響人體心臟功能有序的跳動。雖然聲音不像雷、電、暴風雨那樣具有一定破壞性的影響。不過聲音對你和周圍環境的影響可能是具有坡壞性的而且難以捉摸的。例如,科學家,音樂家及研究人員與恐怖片導演們發現,聽了某種類型的音調能使人感到焦慮和驚恐害怕。 大家知道,在一部動作片或恐怖片的緊張關頭,你聽到一個連續不斷的很尖的聲音時會有什麽感覺。這個很尖的聲音與你用指甲劃黑板時産生的聲音差不多,但是更令人難以捉摸。連續聽到這種聲音,會有焦急不安的感覺。 下面是一個關於聲音能量的更明顯的例子。你有沒有看過電影裡一個尖音調的人可以把一塊玻璃震碎了?發生這種情況是因    爲尖音調與玻璃的自然   諧振頻率(resonant frequency)或自然振動(natural vibration)相合了。這個過程叫做「 諧振   (resonance)」。 諧振現像對很大的物體也可能形成破壞作用。例如,Paul Hewitt 在他的《概念性物理(Conceptual Physics)》一書中就講了這樣一個故事:1831年一隊步兵操過英國曼徹斯特市附近的行人橋上時由於諧振,橋樑就坍塌下來。很顯然,這是因爲士兵步伐、的節奏與橋的振盪頻率相合,引起了共振,才使橋壩坍塌的。 所以現在士兵路過此類橋時,再也不准齊步走了。人們對於聲音的工作原理有不少誤解。例如有人以爲在籃球比賽時,尖聲高叫,能使他們的聲音以更快的速度到達對方隊員或裁判員的耳朵裡。 可是實際上,每一種聲音的傳播速度是相同的。聲音傳播很快(約每小時1200公里),但是它的質量受到風和濕度等因素的影響。 要懂得聲音的知識需要花些時間。有些音響器材廠家時常在廣告上誇張講:他們能生産出差90分貝以上的動態範圍(dynamic range),頻率回應(frequency response)爲20HZ到20KHZ等等。音響商店與廠家們會常常說出一些使你感到莫名其妙的技術規格。這些規格對於你來說,也許是重要的,也許是無所謂的。一個音響設備能給你産生出一個很好的頻率回應,並不意味著你一定能聽到其中所有的頻率成份。 聲波能的基本原理與客觀規律特性 聲音與聲波和光電一樣,是一種能量的形式。簡單地說,聲音是由不同物體振動産生的波。當我們說話的時候,喉頭的聲帶振動。在音樂里,你可以通過許多方法産生音波振動,例如可以彈撥古琴與吉他的弦;向嗩吶口或小號裡吹氣;用二胡弓在弦上或琴弓在小提琴弦上左右拉等等。 聲音有兩個主要成份:頻率(frequency)和響度(loudness),也稱爲力度(strength)。頻率與音高直接與物體振動的快慢有關,其衡量單位爲赫茲(HZ,Hertz),表明一秒鐘以內振動多少次。例如你把鋼琴中的中音C上部的A鍵按下時,鋼琴的琴錘擊若干個琴弦,每一個琴弦的振動頻率爲每秒鐘440次,也就是說,你按下A後所發出的音調爲440 HZ。低頻聲音,例如大號(tuba)和低音吉他(bass guitar),每秒振動的次數少,它們的頻率低,所以聲音聽起來比較低沈。 但要注意的是:頻率與音高並不完全是同一個東西。頻率是一個確實的物理參數。而音高僅僅是一個音樂參數;在有些情況下,同一個音高可以有幾個不同的頻率。 響度或力度用dB(分貝)衡量。 d是deci的縮寫,表示十分之一;B是紀念電話發明人亞歷山大.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姓氏的縮寫。 dB尺是對數型或指數型的,也就是說,每增加20 dB,對應其振幅或響度提高10倍,所以擊打一個響度爲60dB的響弦小鼓時,其力度比40dB要高十倍,一個響度爲80dB的繞拔比分40dB的聲音要高100倍。 … Read More

應用《中國音療》養生音樂理療後的效應

當我們應用《理療養生音樂》理療了一段時間之後,可能會產生某些特別的效應。這些效應依情況不同,可以分為「正常效應」、「異常效應」及「特別效應」三種。 (一)正常效應:以正確方法聆聽,所產生的理療活化反應。 腰痠和四肢發脹,下腹部有溫熱或熱氣,身體的某部位如:雙手或雙腳心有涼、熱、麻、脹、癢、痛、沉等反應,音樂理療後感覺舒服。 出微汗,皮膚上感覺像用濕毛巾擦過那樣;這時候要特別注意:出汗後不可吹風,以免著涼。 覺得口中津液分泌增多,這時可以直接把津液嚥下;覺得兩眼潤濕或流淚,想大哭或微笑。 腸胃蠕動加快,甚至有腹鳴、放屁。這對於消化食物、吸收營養、大便暢通和排除腸道積氣都有好處。 瘦弱多病者有食慾增加、體重增加的現象;胖者有祛除虛濕、體重減輕的現象。 覺得睡眠加深,精神和體力疲勞能夠消除,腦力與體力有較佳的恢復作用。還有另外一種特殊現象,在音樂理療後覺得精神旺盛,或是整夜不眠的現象。 有皮膚作癢,如蟲爬的感覺,這是應用音樂理療時,血脈通達的初步跡象。 覺得頭腦清晰、精力充沛,並能保持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這是在放鬆情形較好的情況下出現的。 皮膚微動、骨節作響,這是體內真氣旺盛和活躍的跡象。 各種舒服的感覺。 上述這些效應並不是每個都會出現,因個人體質、血型、氣質、經絡的敏感程度不同而異。如果沒有出現這些效應,只要持續進行音樂理療,仍然會有很好的養生效用 。 (二)異常效應:因為某些聆聽要領沒有掌握好所產生的現象。 出現頭昏、頭沈、頭脹、頭暈、頭痛的現象。這主要是由於應用音樂理療時,聲波能量振動到身體較弱的環結,等一段時間後身體與頭腦就會變得輕鬆舒服與健康。 覺得呼吸急促、心口痛,或脹氣憋氣、氣悶,這也是因為聲波能量振動身體較弱的環結,只要注意做到「放鬆與自然」,這些現象即會消失。 氣從小腹向上沖的感覺。這主要是由於精神不夠放鬆、肩膀太緊所造成的。只要注意意念放鬆、肩頸放鬆,就能得到音樂理療的效能。 口乾喉癢。主要是由於張口或閉口過緊,閉口要輕,舌舔上顎,音療前喝點開水,就可以預防。 心跳加快。主要是精神緊張,胸部未放鬆,呼吸不自然,只要注意糾正這三點即可以防止。 腹內脹感。主要是由於勉強作深呼吸,刻意向下壓氣、憋氣所造成,只要把呼吸放鬆即可。當有一至六項的異常反應時,需要多做幾     次的理療才可鞏固健身之功效。 暫時失眠。主要是由於在進行音樂理療時沒有完全放鬆、沉靜下來,只要注意一下,讓意念、音樂、呼吸融為一體便可解決。 昏沉欲睡。理療時感覺昏昏沉沉、精力不濟,原因在於自身氣血虧損或過度疲勞,要反復增加理療時間來補養精氣神。 上述現像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出現的,只有在要領上掌握不好才有可能出現某一種或幾種現象。只要稍加註意配合調理,就會掌握音樂理療與健康的方法。 (三)特別效應 凡是理療後身體虛弱環結所産生的酸、麻、涼、痛等現象,都是理療過程氣機運轉的良性反應,這是正常的過程,不需疑慮,持續進行音樂理療,即可達到很好的養生效果。 當音樂發出古樂器的聲波,音樂聲不但從聽覺神經進入人體大腦來平衡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而且音樂聲波能量也會穿透身體表層與竅穴進入體內,調理身體經絡能量。音樂聲頻振盪能量的調理,在醫學上屬於物理治療。因此,音樂並不只是像一般人誤認的,只有影響精神與心理的作  用,而是可以透過皮膚竅穴進入人體,從而疏導經、脈按摩五臟並給予深度的養生理療。 身體特別虛弱的人,在一開始進行音樂理療時,可能會有一些比較特別的效應: 體內的病氣會自上而下經過經絡往體表外排,身體會感到異常的寒冷與收縮,甚至會冷得毛骨悚然並顫抖。 這時隱藏在體內的積弱部位可能會突然有感覺,引起疼痛反應,當潛藏的毒素越多,就越容易引發出明顯的反應或頭暈、頭痛與嘔吐等等; 基本上,這正是好轉前的良好的理療現象,無須驚慌。理療數小時後或一覺醒來,一般人會感到異常的舒服,若想進一步達到身心健康和長壽,請持續按「理療養生程序」說明聆聽音樂理療。 想要改善身心,用音樂能量增進健康,必須要有恆心,才能把長時間累積在身體內部的不良因素清除。 有特別效應,表示音樂的聲波能力已經穿透身體表層,振動調理身體較虛弱或能量不足的部位,一旦經絡調理順暢後,身心會産生異常的舒服與輕鬆,尤其是精神上與大腦的收穫最大,頭腦會感到清晰,精神煥然一新。

科學的驗證─吳慎的音樂為什麼能治病?

「吳教授的音樂,協調自然,不同於古典音樂,每次聆聽都有不一樣的感受。所以,我每天在家、工作和開車時都聽著這種音樂。有許多音樂都很好聽,但對我沒有醫療效果。只有吳教授的音樂有著很神奇的醫療能量。」 -美國腦神經科專家淋巴癌患者哈雷博士 為什麼只有吳慎的中國音療能夠進入人體皮膚竅穴、延其經脈、疏通氣血、調養五臟,達到養生延年的效果? 關鍵就在於吳慎獨創的旋律與旋律中獨特的聲波能。 進入δ波的深沉生命波和強化生命波 吳慎教授將中國數千年蘊藏著高智能能量及深奧的哲理文化,用音符和聲波能傳遞給人們,通過五音聲波做載體,進入人體皮膚竅穴,可以延其經脈、疏通氣血、醫治五臟,進而達到袪除疾病、養生延年的效果 。 吳慎中國音療對人體理療的科學驗證,在醫學上,已經有美國迪斯尼醫院芬格蘭博士與吳慎合作治癌的臨床醫學報告;以及夏威夷大學醫學院助理院長及主席羅桑.賀立庚博士,使用吳慎中國音療對重症末期患者治療,證實音樂確實能將癌末病患的生活質量提高。 另一方面,吳慎中國音療對人體的獨特療愈力,除了醫學的實證之外,近日在台灣中央大學張榮森教授的光電科學儀器中,更確實驗證了吳慎教授的中國音療對身心的共振,可以作用在深層的α、δ波,強化生命波。 2006年7月吳慎受邀來台灣進行一系列音樂治療的學術座談與公益演出活動。 7用15日下午,由國際醫學研究基金會、音樂心靈推廣協會及身體工房心靈文化聯合在台北集思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樂先藥後研討茶會」,由崔玖教授主持,邀集各方醫學專家、音樂家以及各領域的專業學者,針對音樂治療的推廣進行深入探討。會中,吳慎教授報告了自己數十年來在中國音療的研究與創作,同時與大家分享自己與芬格蘭博士合作治癌的案例。 在聽過吳教授的報告之後,中央大學張榮森教授立即透過光學儀器,顯示聲波共振在人體所產生的經絡穴位及腦波變化。張教授非常欣喜,音波治療已經有如此珍貴的實證報告。過去,張教授曾透過光學投影出等高線,繪出脈象,驗證中醫七穴位。此外,張教授也透過光學儀器,證實在將耳朵隔音的情況下,特定的聲波打在手腕的脈搏上,可以使身體產生共振,也使對應的五臟六腑產生變化。這些驗證完全吻合吳慎教授在中國音療上,五音通五臟的研究。也就是音樂除了透過耳朵之外,也透過聲波共振的原理,直接影響體內的五臟六腑。      張榮森教授進行儀器測試及說明           共振的原理,就如同盪鞦韆一樣,當共振頻率對了時,幅度就會增加,共振頻率受到相反力量阻撓時,幅度就變小。雖然表面上, 音樂不像打針、吃藥那麼強而有力,但以共振的原理來看,音樂的影響是相當深遠的,像雷射之所以會有很強的能量,就因為它本身就是共振的緣故。 透過儀器顯示,我們看到,在聲音共振下,腦波也會發生變化。 β波顯示我們處於一般活動狀態,α波、δ波顯示我們進入深沉放鬆或禪定狀態。張教授先以試驗方法,使受測者進入α波、δ波狀態,然後使用角、徵、宮、商、羽五種音波,讓大家看到每一種音波都能集中在受測者腦波的δ波層產生作用,強化δ波,δ波是生命最深沉的生命波。現場張教授也使用了吳慎教授的音樂,證實吳慎教授的音樂確實能夠強化受測者的δ波,激發生命波,產生良好的共振,而這樣的共振正是可以治療疾病的。 現場與會的專家學者,對吳慎教授的實證研究成果以及運用中國音療推廣預防醫學的概念,都非常肯定與讚同,認為音樂治療的確是未來值得努力方向,目前國內許多安寧病房也都相當重視音樂治療,相信吳慎的中國音療將可以造福更多人。 和宇宙共振的低頻聲波 在研討會後,吳慎教授又與張榮森教授進行深入的測試。測試的結果發現,吳教授隨時可以讓自己的腦波進入δ波狀態。更特別的是,吳教授說話時的聲頻可以出現48Hz的低頻。根據醫學研究,48Hz的低頻是一種特別的聲波,它可一平衡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付交感神經得到調整,可以恢復自愈能力,免疫功能的提高自然有著扼制癌細胞的功效。也就是說,吳慎的聲音就具有醫療的能量。 更讓科學家們吃驚的是普通人左右腦電波是上下一起波動的, 吳慎使專家博士們振動是與因為他與普通人的左右大腦不同,奇怪的是他的右腦比左腦大三倍,這更引起了頂尖科學研究團體和醫學界的高度重視。 闗於腦波,我們請教了研究地球物理、腦波和信息醫學多年的陳國鎮教授,對腦波做深入的了解。 β波(>13 Hz)是醒著時的狀態,屬於意識層的覺察範圍。 α波(8~13 Hz)是剛閉眼睡覺時,或清醒時閉目入定狀態,此時腦波可以和地球電離層的基頻產生共振。這個頻段是意識連通潛意識的橋樑。 θ波(4~8 Hz)是一般人酣睡的狀態,能與大自然共振的波長,超出電離層的範圍,是地球直徑的數倍大,心靈的活動空間變大。有天眼的能力,可以穿透時空的障礙。 δ波(0.5~4 Hz)無時空障礙的心靈狀態,心靈可活動的範圍變得更寬大。 關於聲波,陳國鎮教授指出,一般人說話的聲波頻率,男性約在95~142 Hz,女性約在272~558Hz,而吳老師的聲音卻被測出含有48 Hz的頻率,這是一般人都不容易出現頻率,而且這個頻率相當特殊,屬於可以進入天人合一的能量狀態,也可以啟動他人的動能,帶動身體的共振。這種低頻的聲音,耳朵聽不見,但身體、細胞都會與之共振。 陳教授根據自身多年的研究說明:每個人的身體都有低頻頻譜,透過低頻頻譜的共振,生命體才能形成。當身體能產生低頻共振時, 身體和天地便能接通信息,進入近乎天人合一的狀態,對身體的健康能產生修復的狀態。人體在進入深度睡眠時,就是進入這種低頻共振態,所以正常的睡眠對身體機能的修復非常重要。 陳國鎮教授推斷,吳慎教授年輕時的聲音應該不是這麼低頻。如今,吳慎之所以能夠達到這個低頻層次,應該與他的修行有關。 現代的學術專業和本位主義,讓每個人都像是一個孤島一樣,知覺的範圍既狹隘又獨斷。這是有「術」無「道」,無「道」則無「本」。任何創作,都要有本才能對生命有作用。如果只修術而無道,人的層次是不會進步的,唯有修心修德才能不斷增上。 吳慎教授回憶自身的經歷,表示年輕時的聲音,確實不是這樣。應是多年來用心在音樂治療,心心念念希望救助更多人,才達到這樣的心靈層次。 陳國鎮教授特別強調,身心靈的工作,要有修為的人才能去研究、證實、量化。所以一個要從事身心靈工作的人,一定要由狹隘的位主義,不斷的修心,讓胸襟和度量越來越寬大,才能由孤島逐漸連結成一片大陸塊,和天地同頻共振,進行身心靈的工作。 吳慎回憶自己靜心創作時、在演講時,的確會有一種混混沌沌、與天地相通的超時空狀態,這正是已經超越本位主義與天地同頻共振的狀態。所以,吳慎教授宛如上接千古遼闊的時空在創作演奏,自然的接收了伏羲、老子、莊子的先人智慧,而成就中國音療中的千古回音。 這類與天地同頻共振的樂曲,它的主旋律一定是低頻,同時每種樂器的頻段不同,音樂演奏的節奏要慢。旋律和旋律之間不能轉得太快,因為在轉接時,音和音之間的過渡太快就會產生高頻。古人深知這個真理,所以古樂的演奏完全遵守這個法則,像古琴和塤。低頻的音樂也使聲波影響的範圍擴大,像鼓音的低震動可以撼動極大的範圍。現代科學發現,象群常以低於5Hz的超低頻聲音彼此聯繫,因此得以在廣大的非洲草原上傳遞訊息,聯絡象群。 … Read More